當前位置:首頁 > 10億美金的教訓—我居然錯過Airbnb的天使輪

公司新聞業界資訊網站技術社會寵物

10億美金的教訓—我居然錯過Airbnb的天使輪

本文作者Paige Craig是最早接觸Airbnb團隊的投資人之一,甚至還有機會獨投Airbnb天使輪,最終卻讓這個機會白白溜走,不過他后來總算沒有錯過Lyft這樣的好項目。

所以Paige Craig究竟為啥就錯過了Airbnb天使輪?看下去就知道了。

原文來自 The Medium ,虎嗅翻譯,有刪節。

2008年的8月12日,這是我察覺到Airbnb這家公司的日期;在六個星期后,我決定給予他們第一筆天使投資。但就在最后時刻(沒看錯,就是字面意義的“最后時刻”),我竟放棄了。

幸好悲傷的故事幫助我打磨出了一套針對初創企業的投資方法論。在過去的七年中,我成功地在非常早期的階段投資了不少成長極好的公司,例如:Wish、Lyft、zenpayroll、Postmates、AngelList、Plated、Styleseat、Klout等等,失敗的投資自然也不少。其中,與Airbnb失之交臂的故事給我的投資生涯上了最寶貴的一課。

Brain Chesky (Airbnb創始人) 近期寫了一篇題目為《 7 rejections 》的文章,并在里面貼出了08年前后時所收到的7封投資人拒信,而我非常幸運,不在其中。事實上自2008年8月起,我就是為數不多極力推動投資進展并愿意簽署條款清單的投資人。

每一次投資以及與創始人之間的交流互動都能讓我學到一些新東西,每次我也會堅持復盤我的投資行為,重新審視自己的判斷并完善我的投資理論。在戰術層面,我幾乎每周都會推倒重構我一次自己的投資戰術體系,總結自己的得失;而在執行層面,每隔數月我便會重新估算我的投資項目、梳理聯合投資的網絡以及交易架構;而在戰略層面,我每年都會重新思考我對于創業者、市場等指導方針。

今天,我想分享一下我在Airbnb天使輪投資中的犯下的戰術錯誤以及獲得的重要教訓。

最草根的團隊

我想從最開始講起——我是怎么發現Airbnb的。

直至今日,我的方法論依然對思考未來商業的解決方案以及發現合適的創始人很有啟發。當我在07、08年開始從事天使投資的時候,我尋找項目的方式其實很簡單,只能通過Google尋找,而現在可以通過AngelList、ProductHunt、Betalist以及積累下的人脈關系網絡幫忙尋找優質項目。

我一直相信在共享經濟領域,尤其是服務行業蘊藏著大量機會。在2007年早期,我曾構思過一個叫做“最大的虛擬酒店”的項目。我有點忘記我想到這個點的動機了,但我身邊的小伙伴都知道我喜歡天馬星空,總地想著為人類帶來什么產品,而且如果通過我們的研究與頭腦風暴后依舊覺得可行的,那么就會尋找合適的創業者來操盤。通常,尋找到認同自己思想的團隊是很困難的事情,我總是找不到合適的人,但推動與不契合自己的人一起共事則更是件愚蠢的事情。

在2008年8月份的時候,我無意間進入一個叫做“Airbedandbreakfast.com”的網站,我馬上注冊了賬號并且通過“聯系我們”的入口找到了那幾位創業者的聯系方式。當時我在華盛頓特區工作,我只用了不到48小時與他們進行了簡短的郵件溝通與案頭研究后,就迫不及待地飛往舊金山;在的一間叫做“Brainwash“的地方,我見到了Airbnb的團隊。

勤奮的團隊

我還是很幸運的,雖然他們網站的整體運營數據在9月份有了接近50%的下降,但我并沒有過份在意這些數據的問題 (見下圖) 。我最在意的問題是對這個團隊的理解,而他們團隊的價值觀、視野與斗志都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能深深地感受到他們破釜沉舟的決心,這些“小數據”根本不足以證明他們的團隊令人欽佩與否。

(Airbnb在2008年5月到9月其間的運營數據)

他們在自己凌亂的家中進行試驗,利用2008年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期間帶來的旅游量提升的機會,成功接近了媒體。我也向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以及Daniel Hoffer(Couchsurfing聯合創始人 )大力推薦,并且給他們網站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見。每次他們都能及時的進行修改,并且每當我們對產品特點、用戶獲取、預算以及戰略問題上展開頭腦風暴的時候,他們的思慮總是非常周全。

艱苦的談判

從8月26日開始,我們進入了一個為期四周的估值討論會。在這里我不講太多細節了,只說最關鍵的兩個點:

第一,我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就花費許多時間去思考他們這個生意需要的預算,然后意識到他們10萬美金的募資計劃是在是太低了。根據他們的交易頻率以及燒錢的速度,我們達成一個25萬美金的交易協議,為保證創始人的利益,這個項目的估值將變得高了起來。

第二,我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我花費了三個星期時間與他們就Airbnb到底估值200萬美金還是250萬美金進行討價還價。在幾周后的9月26日,我才叫Todd Rumberger把相關法律文件給了他們在Fenwick的律師。

然而就在這幾周之內,我完全沒料想到其他的投資者全部都退出了這個談判,沒與我們走到一起,我成了唯一的一個種子輪的參與者,但是我最終還是選擇了推進這個項目。

最終出局

在9月末,我們一致同意了條款,并且我飛往舊金山參加一個閉幕酒會。那天的酒會很棒,食物很不錯,我們約定好了在第二天就正式完成投資。

但是就在第二天, Todd Rumberger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沒有收到Brian的回復。我當時對這個事情并沒有在意,覺得交易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于是就發了一條信息問他怎么回事。

我當天就收到了他的回復,他在短信中告訴了我一個“好消息”:YC孵化器改變主意,希望在這一輪參與投資。我當時心想這真是太好了,YC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合投人,心里覺得非常安慰,畢竟之前的投資人全部都退出了。

但是短信還有讓我始料不及的第二部分:只有YC會參與到這輪融資。

這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值得狠狠地罵幾句臟話的回復,忙活了6個星期,結果我一分錢沒投出去。

當然,Airbnb今天已經發展的非常成功,我也由衷地為Brain、Joe與Nate感到開心——這個世界已經因為共享經濟而變得熱情好客,Airbnb這個超贊的產品已經改變了市場并且創造了一個全新的行業。

現在回顧我過去曾經投過的100多個創業項目,我意識到完全是因為我自己的錯誤而失去了回報這么豐厚的一次投資機會,我完全不責怪他們。因為在我取得先發優勢的時候,我應該盡快鎖定這個項目。那個時候的我只是一個風險投資圈里的新手,完全不知道會有YC與其他競爭者也在眼饞這筆交易。現在想來最正確的辦法就是追著他們屁股把這個交易給簽下來,在最后簽字之前,沒有什么交易是最終“封閉”的。

后記

失去一個像Airbnb這樣的投資機會實在讓人太揪心了,這個天大的教訓我將一直謹記于心。在這次遭遇失敗之后,我意識到自己需要從這個陰影中走出去并且建立起獨屬的知識體系以及作為投資人的個人品牌。

當我發現Airbnb的時候,我只是風險投資圈中的無名小卒,而在后來的一年中我在全美國范圍內參與甚至主持了各式投資人與創業者的會議活動,與更多的人進行技術交流,尤其是一對一的交流。這一年,我如饑似渴地讀了許多書,之后,我做出了自己的下一筆投資。

此外,Airbnb也告訴了我做投資一定要速度快。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學會了如何快速完成交易并且避免被瑣碎的事情干擾。幫助Brain這樣的創業者去制定預算是好的,因為一定要確保這筆投資能支撐到創業者迎來下一個拐點。但是耗費三個星期在一些不重要的細節上面實在是太愚蠢了,從此以后我再也沒干過與創業者這般耗費口舌的事情了。

從積極的角度去思考這次“失之交臂”,我喜歡Airbnb這個項目并且看到了其他人投資人沒有看見的潛力,我把這件事也當作教訓。我每天都告訴自己的話就是——把焦點放在創始人身上,不太過分在意冰冷的數字。

第一,在項目早期的時候,缺乏分析與指導價值的“小數據”將會對投資產生誤導。數據本身意義并不大,其最重要的價值在于幫助創業者了解發現自己。投資人應該把精力放在理解創業者為何成立這樣的公司上,而不要糾結于繁瑣的電子表格與數字上。

第二,如果你相信這個創業者,那么其他投資人退出的時候你也不要動搖自己的信念。這種事會在投資人之間造成直接或者間接的示范效應,但不能讓這種事影響了自己的判斷。只要我信任這個項目,即使所有其他投資人都退出了我也會繼續投,找到與自己契合的創業團隊時就千萬不要害怕。

當然,最終失去Airbnb這個投資項目是讓我痛心疾首的一件事情,但是它使我變成了更加敏銳的投資人,這些事帶來的教訓使得我在尋找與支持優質初創公司的時候獲得了一個更加清晰的投資思路。

最不濟,我在旅行的時候能也享受到Airbnb帶來的美妙體驗,這也算值了。

分享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24  【打印此頁】  【關閉
?

嘉興蜂鳥網絡科技 版權所有 2008-2015 浙ICP備05784968

新疆喜乐彩骗局